NEWS

公司新聞 媒體播報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播報
[人民日報]致敬,遠山的扶貧隊員
發布時間:2018-04-02  來源:人民日報

《人民日報》版面截圖

4月2日,《人民日報》以一個整版的規模刊登長篇紀實文章《致敬,遠山的扶貧隊員》,重磅關注恒大集團結對幫扶貴州省畢節市的精準扶貧實踐。據悉,該文是長篇報告文學《時代大決戰——貴州畢節精準扶貧紀實》的精華篇。該書由著名作家、中國作協副主席何建明采寫,共計30萬字,近日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長篇報告文學《時代大決戰》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據了解,恒大集團從2015年12月開始結對幫扶畢節市大方縣,三年無償投入30億元,通過產業扶貧、搬遷扶貧、就業扶貧等一攬子綜合措施,確保到2018年底實現大方縣18萬貧困人口全部穩定脫貧。2017年5月開始,除大方縣外,恒大集團又承擔了畢節市其他六縣三區的幫扶工作,再無償投入80億元,共計110億元扶貧資金,由整縣幫扶大方擴展到幫扶畢節全市10縣區。截至目前,恒大已捐贈到位60億元扶貧資金,其中定向捐贈給大方縣的30億資金全部到位,已派出2108人的扶貧團隊,派駐到畢節各縣、鄉、村,與當地干部群眾并肩作戰,已幫扶30.67萬人初步脫貧,到2020年還要幫扶72.46萬人穩定脫貧。

恒大援建的奢香古鎮


附:《致敬,遠山的扶貧隊員》全文
   

帶著山外真情,我們來到這里
  肩負光榮使命,留下無悔足跡
  用愛架起橋梁,深山再沒距離
  用愛匯成希望,從此我中有你
  那些鼓勵,那些期許,牢記在心里
  我的誓言,一字一句,又在耳畔響起
  多少崎嶇,多少風雨
  化成熱血,流淌在心里
  ……

這是恒大集團“90后”扶貧隊員王長玉自編自創的歌曲《我們來到這里》。

也許這個社會里有太多的誘惑,似乎我們現在已經不太容易被某種激情所感動與感染,然而,一次次去過烏蒙大山深處的我,如今耳邊每天都會響起這首《我們來到這里》,眼前總會情不自禁地閃出那些年輕而又激情滿懷的扶貧隊員的身影。參與“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攻堅戰的恒大集團兩千一百多名扶貧隊員,正在大山深處斗志昂揚且腳踏實地為百萬貧困群眾送去溫暖與幸福……而每每想起他們時,我的神思就會飛揚,就會感嘆:

誰說今天的“80后”“90后”都是些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缺乏理想和人生動力的無用之輩?

他們——烏蒙大山深處的年輕扶貧隊員,正如他們唱的歌詞一樣,肩負打贏時代扶貧脫貧攻堅戰的重任,從四面八方匯集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像當年放下槍桿、揮舞鋤頭開荒種地的“南泥灣”八路軍戰士,像當年雄赳赳、氣昂昂走向“保家衛國”的抗美援朝戰場的志愿軍戰士,像當年唱著“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的支邊大學生……

恒大扶貧隊員在入戶調查路上


2015年11月27日至28日,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在京召開。“我們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標、苦干實干,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確保到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一道邁入全面小康社會。”習近平總書記的話,如時代的戰斗號令,給予恒大集團巨大激蕩。28日傍晚的《新聞聯播》后,董事局主席許家印立即召集集團公司高管人員召開“緊急會議”,研究討論“全國的脫貧攻堅戰已打響,恒大集團怎么辦”的方案與思路。

高管們對“恒大”作為一家民營企業參與扶貧脫貧攻堅戰議論不一,因此“緊急會議”一直開到次日凌晨3點半。

一直在邊聽邊深思的許家印終于發言了:“同志們,知道為什么今天我要在中央扶貧開發會議之后的第一時間里,召開我們‘恒大’的幫扶工作緊急會議嗎?因為每每中央一提全國扶貧工作時,我就會想起那些今天仍然生活在非常貧困狀態下的百姓,也想起我自己小時候。我從小到讀大學,基本上一年吃不到一兩頓白面饅頭。我是吃了二十多年地瓜和地瓜湯長大的。讀大學時,也是僅靠每月國家發的十四塊錢生活費……我一直說,如果不是國家恢復高考,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更不可能有今天已經成為‘世界500強’的‘恒大’!現在,國家提出要在2020年全面實現小康,為此每年要實現上千萬人口的脫貧任務!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很多的民營企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這一切都得益于黨的政策和全社會的支持。企業做大了、做強了,就更應該回報社會,多做公益慈善,比如投身脫貧攻堅戰。”

“對,‘恒大’必須參與國家脫貧攻堅戰!”

“我完全贊同!”

“好吧,我同意!”

“既然大家一致贊同,那么咱‘恒大’要做就去啃最硬的骨頭!”許家印興奮地拳頭一揮:“不是貴州畢節的貧困程度最出名嘛?我們就去那兒——”

“好,那里是烏蒙山區,當年紅軍長征就路過那里,毛主席‘烏蒙磅礴走泥丸’那句詩給人的印象太深了!”

“好——就這么定了!”許家印一聲豪語:“時不我待,明天就行動!”

“明天?現在已是29日凌晨4時……”最年輕的副總裁柯鵬指指表,提醒許家印。

“噢,不對。是今天了!今天我們的人就要到達貴州畢節……”許家印不假思索地對柯鵬說:“由你帶隊,今天就去選一個扶貧脫貧任務最重的縣,為我們‘恒大’整體幫扶作準備!”

兩天后,在北京的全國政協常委會上,許家印正式向全社會宣布了恒大集團整體幫扶貴州畢節最貧困的一個縣,參與“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決定,引起轟動。

“報告,我已經抵達畢節的大方縣!”已經到達烏蒙山深處古代彝族女首領奢香故鄉的柯鵬向許家印報告道。

“大方縣的情況你了解嗎?”

“經初步了解,大方全縣一百一十萬人口,目前貧困人口有十八萬,貧困面大、貧困程度深,脫貧任務非常艱巨……”柯鵬說。

“那行,我們就啃這塊硬骨頭了!你盡快把那邊的情況形成一個調研報告,集團公司要在這個月制定幫扶脫貧的決戰方案,準備開戰!”許家印說。

“明白了。”

這之后的十萬“恒大”員工全都明白了他們的掌門人參與脫貧攻堅戰的決心和意志。

親愛的讀者明白和知道嗎?恒大集團在之后,在參與扶貧脫貧攻堅戰中頻頻出大招、做大事:

2015年12月18日,許家印來到大方縣,與當地簽下三年完成全縣十八萬貧困群眾全部脫貧的任務,和與之相關的三十億元無償扶貧投入協議……

2017年5月3日,“恒大”再次發力,“包”下畢節市(連同大方縣)全部十個縣區近百萬貧困群眾的“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重任,共無償投入一百一十億元(不含四十億元左右的兩千多名扶貧隊員三年時間內的工資等支出)……

從初始扛起幫扶脫貧十八萬人、無償投入三十億元,到擔起幫扶脫貧百萬人、無償投入一百一十億元的重任,“恒大”如何來確保這巨額扶貧資金、“善心工程”不打水漂,讓每一個貧困群眾真正脫貧致富,許家印與集團公司做出一項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創新性舉措:派出扶貧隊員到第一線去精細落實項目、推進產業扶貧和檢查督促成果等工作。

“我報名!”

“算我一個!”

“還有我……”

當選派員工到烏蒙山區參與扶貧脫貧攻堅戰的消息傳出后,甚至連許家印都不曾想到,他的“恒大”小伙伴們表現出了空前的參與熱情,爭先恐后地要求到最艱苦的扶貧脫貧攻堅戰前線。

“親愛的戰友們:我們將在人生最美好的年華踏入烏蒙山,重走長征路,在崇山峻嶺中風里來,雨里去,披荊斬棘,用雙腳丈量每一寸土地,用愛心溫暖每一個困難群眾,這是多么有意義的一段人生旅程,這是多么閃亮的無悔青春!我們一定不辱使命,出征——懷必勝信念;決戰——將光榮凱旋!”出征壯行大會上,副總裁姚東帶領新組建的“恒大”扶貧隊鐵軍站在紅旗面前,向祖國和人民莊嚴宣誓!

呵,或許你我都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只能偶爾從人民軍隊的演習場上方能見得的威武與激情場面,現在,恒大的年輕扶貧隊員重新演繹了這氣壯山河、豪情萬丈的一幕,他們從改革開放最前沿、人民生活富有的廣東,帶著恒大人對祖國和人民的回報之心,踏上遠去的列車,向祖國西南的那片最貧困的大山深處進發……

誰去過烏蒙山?沒有。誰知道大山深處的貧困群眾怎么個貧困?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扶貧隊員都是第一次來到烏蒙山區,百分之百的第一次與貧困百姓初識。山路彎彎,遠比他們想象的要艱險;大山深處,遠比他們估計的要遙遠和偏僻得多。而山彎彎里的百姓貧苦現狀,更讓多數在城里長大和父母精心呵護下成長起來的“80后”“90后”年輕扶貧隊員深深地震撼——

“在那山連山、山環山的地方,住著很多百姓,他們很少出遠門,房子破爛不堪,不遮風、不擋雨,靠在房前宅后僅有的幾塊巴掌大小的坡地上種些玉米、土豆度日……孩子上學要走幾里、十幾里山路,所以很多孩子干脆就不上學了;家里如果有一個人患病、致殘,全家人將陷入無法度日的困境;很多家庭太貧困,青壯年人遠出打工,年輕的媳婦受不了這般苦便一走了之……越窮,越生,二三十歲的小夫妻竟然有的生了四五個孩子,甚至更多!這就是烏蒙山區不少貧困百姓的現狀!不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問題,而是他們因窮而無路可走,惡劣的自然環境又讓他們想不出什么辦法,于是,就這樣一代又一代人、一年復一年地走到了今天……”下鄉的扶貧隊員這樣說。

恒大扶貧隊員走進貧困戶家中開展入戶調查

“幫助貧困群眾脫貧,其實就是幫助了我們自己,祖國要強大,只有全國人民都過上了好日子才是真正的強大。讓貴州大山里的百姓早日脫貧,這是我們新時代中國青年的責任與使命,是我們一生的榮耀!”

一個又一個夜晚燈火下的讀書會上,一次又一次扶貧攻堅工作會上,“恒大”扶貧隊員慷慨激昂地表決心,抒發和燃燒著自己的青春火焰……

一個曾是“憤青”的男隊員講述——

下鄉后的一件事讓我印象深刻,那是2016年4月,我和其他扶貧隊員一起到大山鄉光華村,給一個叫小敏的小朋友送愛心禮物。那是個周末,沒有上學的小敏恰巧在家。村干部領著我們去小敏家,半道上發現路邊蹲著一個小女孩,她的臉蛋紅紅的,兩只小手緊緊抱住膝蓋,頭轉向另一邊,不敢看我們。村支書告訴我們,這就是小敏。原來,聽說我們要來,小敏這天一大早就從家里出來迎接。算上車程和步行時間,我們大概用了三個多小時,這孩子竟然一直在路邊等待著。她家人后來告訴我們,怎么勸她都不管用。

我們都沉默了。

當我們把文具、衣物和熊娃娃遞給她時,她欣喜而又害羞地接了過去,雙手緊緊地抱住熊娃娃……

我們和小敏的爸爸談話時,她在旁邊靜靜地看著,手中始終緊緊抱著那只熊娃娃,一刻也不愿意放開。

就在我們轉身離開時,背后有人拽住我的衣角,回頭一看,是小敏。我見她眼睛紅紅的,便問她有什么事,她嘀咕了一句我們聽不懂的話,又低下了頭。

“小敏問,你們下次還來嗎?”小敏的爸爸說。聽見這話,我的心像被什么東西狠狠地扎了一下。

那一刻,我徹底明白了我們參與脫貧攻堅戰的意義,明白了我們工作的價值所在。

恒大新村旁,配套建設的蔬菜大棚一眼望不到盡頭

另一個男扶貧隊員講述——

2016年7月,按計劃我們要走訪大山鄉最遠的一個村民組。一早起來,天色灰蒙蒙的,一看就知道會下雨,但為了保證工作進度,我們還是按原計劃出發了。

我們乘著皮卡車,在狹窄的鄉間小路上行駛了兩個多小時后,只見前方雜木叢生,山勢陡峭,一眼望不到頭,再也沒有了路,只可以勉強步行。沒想到,剛下車,便迎來滂沱大雨。我們走了兩小時泥濘的山路后,終于來到老鄉家。

荒野中,矮小的小木房搖搖欲墜,一個骨瘦如柴的中年男人聽見狗叫便走了出來。當他知道我們的來意后,便熱情地拿出來半瓶果粒橙,要分給我們,我們立馬阻止了。后來才知道,由于距離鎮上太遠,他一年都趕不了幾次集,這飲料還是他過年時候買的,到現在都過去半年了,一直珍藏著沒舍得喝。聽到這里,我們心里五味雜陳。

這位老鄉符合貧困戶易地搬遷條件,我們將相關幫扶政策講給他聽,他特別激動,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一直咧著嘴笑個不停。

“90后”王亞軍是恒大易地搬遷扶貧部的員工,他這樣說——

依稀記得那天陰雨蒙蒙,我們一行人前往鳳山鄉聯興村做入戶調查。

一連走了幾戶貧困家庭,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這里的老鄉不容易。其中一戶,家門口用竹子簡單扎了一圈柵欄,三五只雞在柵欄里面慌亂地跑著。房子是上世紀50年代的,用木頭搭建而成,木頭窗戶里面擋著塑料布防水。由于下雨,土路特別濕滑,我們的腳上也全是泥巴,特別沉重。一進屋子里面,眼前一片漆黑,當時我還在想,怎么不開燈呢?適應了好一會兒,眼前的情景漸漸清晰起來,卻讓我心酸不已,我不知道該用什么詞來形容這家的情況:一張自己搭建的簡易木頭床,床上的被子很舊很舊,正對著門的是用泥巴盤起來的火爐,上面煮著一鍋沒有一點油星的菜。整個家里,除了床和爐子,只有幾個破碗,還有一條凳子……在充滿煤煙味的屋子里面住著一對年邁的爺爺奶奶。由于爺爺奶奶聽不懂我說的普通話,所以我只負責記錄,由同事黃建國負責詢問。我一邊記錄著一邊觀察屋里的情況,發現房頂不是用瓦片蓋的,而是用塑料布簡單地遮擋著……再觀察兩位老人,發現他們基本上已經喪失勞動能力,而他們所有的依靠,就是屋后的一塊小菜園和幾只雞!我終于明白,為什么他們的屋子這么暗卻不開燈。

走出爺爺奶奶的家,一路上我們幾個隊員沒有一個人說話,心情非常沉重。而這久久的沉默,其實也使我們想到了自己到這里扶貧的意義!

在扶貧一線,像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可惜,扶貧隊員們都太忙碌了,很難抓到有時間坐下跟我詳談的人,我肯定錯過了不少更精彩、更富傳奇性的故事。


恒大援建的易地搬遷安置區“恒大八村”

在扶貧前線,如果不是身臨其境,你根本不可能想象得出在波瀾壯闊的扶貧攻堅戰場上,指揮千軍萬馬為貧困百姓建房鋪路的,竟然會是一些二十幾歲、三十來歲的毛頭小伙和黃毛丫頭!在畢節市七星關區的一個恒大易地搬遷扶貧項目工地,我看到一塊牌子上介紹工程名稱:碧海陽光城。用途:安置28000名貧困人口。總建筑面積:72萬平方米,占地1000畝。

這些數字對普通人來說,不會產生多少感性認識,但如果我用建筑面積十七八萬平方米的人民大會堂作類比,你就會深切認識到,四個人民大會堂那么大的建筑工地是何等的壯觀和氣勢磅礴,就會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大工地”!瞧那無數伸向天空與地面的吊車長鐵臂,密密麻麻幾乎望不見邊;在一層層競相崛起的樓宇之間,近百輛飛旋的水泥攪拌車正隆隆轟鳴,似乎要將整個新平整的山谷震個天翻地覆,我和采訪對象交談時,只能湊近對方的耳朵大聲喊叫,否則談話根本進行不下去……

“一百四十五棟樓同時拔地而起,這對我們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挑戰啊!”一位書卷氣十足的年輕人帶我參觀工地,他自我介紹叫楊慧明。

“你就是楊慧明啊?”我不由得驚訝地問,姚東跟我提到過這位在大方負責易地搬遷工作的年輕副總。

“是,我2015年12月就過來了。”小伙子的確很精干利索,但我還是無法把他與如此龐大的建筑工程總指揮聯系在一起。

“這么大的工程,就是你在指揮把關?”聽到我驚詫的語氣,原本鎮定自若的小伙子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但馬上又換了一種頗有些驕傲的語氣:“我們恒大人都是這么練出來的。我已經干過好幾個類似的工程了!”

“你現在每天現場指揮多少人?”我問。

“兩千多。”

“這么多人,壓力一定很大……”

“我每天睡在工地,也只能睡四五個小時。”

“太辛苦了!”我有些憐惜地說道。

“我年輕,扛得住!”楊慧明笑笑,看起來他身體確實很棒,“我老家是寧夏固原的,從小吃過不少苦……”

“你老家可是有名的貧困地區啊!”

“是的。所以在這里幫扶貧困的父老鄉親們脫貧,我有種特別的干勁,好像在為自己的家鄉、為自己的父母親人奮斗!”他說。

我默默地點點頭,在心里夸贊這個小伙子。

“老百姓什么時候能入住呢?”

“一年時間就要全部完工!”

“有把握嗎?”

“絕對有!我還在想能不能早一點……讓貧困百姓早一天過上好日子,是我們恒大人最大的心愿。”

“蓋房子是個比較復雜的工程,經常遇到很多意外情況、很多攔路虎。”年輕的總指揮說,工程初期,在開挖地下部分時,他們遇到了縱橫的地下河道,這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光抽水就不知調集了多少臺水泵,一天二十四小時連續抽,有時還趕不上趟。那些日子,方圓幾里都能聽見這邊的水泵響聲,那才叫晝夜轟鳴!”

“工程全面展開后更了不得啦,來,你說說。”楊慧明把一位比他“老”一點的同事推到我面前,“他叫雷勇,是這里的工程部經理。”

恒大援建的學校操場上,孩子們在歡樂嬉戲

雷勇與他的名字一樣,說起話來虎虎生威,有股霹靂之氣。他比楊慧明長兩歲,1983年出生,也是位“實干家”。“我們施工隊到達現場后,開工面臨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十四萬平方米建筑面積的三百多萬方土的挖掘和運輸!三百多萬方土,那就是一座高高的山峰呀!畢節市建設部門從來沒試過要在短時間內完成這樣大的工程量,別的不說,運輸這么多土方,光汽車就得數百輛,此外,有沒有那么寬的路供它們來回穿梭,也是個問題;那么多土方堆放到哪個地方,又是一個問題;幾百輛大卡車長時間在畢節市內往來,道路安全又是一個大問題……粗粗一看,就是拉土方的事,但這么大的量、這么短的工期,放在一起,就會引起幾個甚至幾十個難題,一起冒出來擺在你面前。總之,連我也沒干過這么大的工程。好在畢節地方政府和老百姓都全力支持配合,加上我們的專業管理水平高、動作快,所有這些問題后來都解決了。那些日子,每一個環節的任何一點進展,都使我激動、自豪,一激動、一自豪,干勁就倍增!”

雷勇指著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接著說:“以前我們這塊工地也是丘陵,全部是用推土機推平的。施工現場每天有幾十個分包公司在工作,我們工程部十來位同事天天泡在工地,隨時聯系和布置工作,及時滿足工程的各種需求。施工高峰期,有兩千多施工人員進進出出,幾百輛車跑來跑去,我們的管理責任巨大,一絲一毫都不能馬虎,必須二十四小時全程監控!”工程部有位同事一天早晨起來,暈倒在了工地現場,被送到醫院搶救。雷勇感嘆地說:“下午我上工地一看,他怎么已經在工地上了?原來他自己從醫院跑了回來……這樣令人感動的事跡,我們這個工地上時時刻刻都能聽到。”

“這里的恒大團隊,其中年齡最大的是1974年生人,最小的1994年出生,平均一下,都算‘90后’了,其中還有六個女同胞。”楊慧明說。

四個人民大會堂的工程量,一群平均年齡屬于“90后”的年輕人擔當大任,而且僅一年時間就要全部完工,還要讓兩萬八千名貧困百姓全部入住……如此宏大的戰場,就是中國脫貧攻堅戰的一個縮影;如此宏大的戰場,如果在戰爭年代,就是一場“百團大戰”、一場上甘嶺戰役!

我知道,最初時,恒大集團公司的領導并不想讓女青年到扶貧一線工作。“但到后來,一是工作上人手不夠,二是發現有些工作女同志能做得更細致,像入戶調查、做貧困戶的思想工作等等,我們就開了口子,允許女同志報名上扶貧前線,但也嚴格挑選,僅限于相對安全一些的內勤崗位。結果到了項目全面展開時,人手依然緊缺,女隊員就越來越多了,到現在,共有八百多名。考慮到野外工作的強度以及安全等因素,我曾經硬性規定:女隊員不得下鄉。但根本擋不住。這幫丫頭厲害啊!她們跟我理論,說再大的戰役都有女人參戰,為啥她們就不能下鄉?又說有的貧困家庭可能全是女人,男同志能了解啥情況!總之,她們軟磨硬泡,就是要到最前線,到最艱苦的地方去,要親身感受百姓們的貧困生活。她們還振振有詞地質問我,說不讓她們了解真實的貧困,怎么參加脫貧攻堅戰?!無可奈何啊!所有預設的限制,都被她們高漲的請戰熱情給突破了……”前線總指揮姚東的語氣帶著明顯的驕傲,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自責。

恒大在畢節援建的蔬菜大棚

戰爭無法讓女人離開,脫貧攻堅戰也一樣。女隊員們頻頻閃現的身影,讓整個烏蒙山的扶貧戰場有了更多的委婉與抒情,更多的激情與壯烈,更多的神圣與深邃,還有更多的柔美與絢麗……

我看到,一個從未走出過大山的彝族小女孩,和女扶貧隊員手拉著手,第一次來到縣城,在奢香古鎮度過了失去母親以來最幸福的一天,她的父親于是決意帶著女兒搬到古鎮,開始嶄新的生活。

我看到,一位多年下不了床的傷殘老婦人,在女扶貧隊員的精心呵護下,多年來第一次走出破舊的草房,來到“恒大新村”挑選恒大給她準備好的新房與新床,老人臉上淚水縱橫。

這些年輕的恒大扶貧隊員們,無論當初懷著何等心情奔赴貴州烏蒙山區,當他們第一次走進大山深處,看到斜立在山坡上的行將倒塌的破草屋,看到無力起床為自己倒一碗水的老人,看到一個個無依無靠卻依然渴望知識的孩子,他們便懂得了“人民”和“造福人民”的含義,懂得了“報恩社會”和“報效祖國”的分量……

在烏蒙大山的扶貧攻堅戰場上,每天都可以聽到令人激動和敬佩的故事,這就是我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向遠山的年輕扶貧隊員們致敬,并且愛聽他們特別喜歡唱的那首《到人民中去》 的歌——

想想從哪里來,

才知該到哪里去。

村前的老樹,山中的小路,

溪水潺潺你是否已忘記?

明白到哪里去,

才懂把誰放心里。

父母的教誨,故鄉的期許,

炊煙裊裊你是否又想起?

到人民中去——

把身俯下去親吻大地,

把心貼近在一起呼吸,

讓靈魂再受一次洗禮,

用一生報答她的養育。

是的,身俯下去親吻大地,大地才會回贈你廣闊的胸懷和世界。

是的,心貼近了愛你的人,你的呼吸才會平和、溫柔,富有節奏與魅力。

當你不求回報地付出,體驗到一種崇高和無私時,你才會獲得經歷過洗禮的靈魂,那種神圣和安寧,無與倫比……


TOP
青青视频 青青视频免费观看 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